中国水电基础局有限

灌浆记录员的一天


发布时间:2019-03-21 作者:付壮 来源:一 字号:[ ] 分享

    无论是流体力学下的牛顿浆液扩散模型还是宾汉姆模型,都比不过你们紧盯进回浆流量那从不模糊的双眸和握紧压力盘那从不颤抖的双手。

——题记

  “此刻凌晨5点钟,闹铃如雷轰隆隆。梦回昨日满天星,犹愿装睡不复醒!起来吃饭接班了!”。闭着眼睛熟练地穿好昨晚晾衣架上还未干透的工装,怀着一种穿好衣服继续睡的冲动,躺下去,起来,又躺下,还是要起来……终于,成年人该有的理智“战胜”了内心深处的毫不情愿,确实啊,12小时两班倒的灌浆记录员不能对自己太好。揉着惺忪的睡眼,穿上硬底靴,简单洗漱后,踢踢嗒嗒走进厨房餐厅。

    阴沉沉的天空还未放亮,透过老旧的厨房桉木窗,江心微弱的渔火若隐若现,映衬着升起来剑锋似的浓雾,铺天盖地地指向宿舍后山的山头,未及山腰便有气无力地散作一团,灰溜溜地窜过桉木林,压在了湾龙村的头顶。柔和的厨房灯在江雾的附和下,变得更有立体感,把这“一日之餐在于晨”变成了生动形象的烛光晚餐,唯独缺少了家人的陪伴。一碗米粥,一碟咸菜就着白膜头过后,收拾好笔记本,背着灌浆工具包开始了一天的忙忙碌碌,此时,可以站在宿舍的三楼顶,望着穿梭在南北向千米帷幕轴线上的他们,有的人本该田园膝下,有的人本该青春正好,为什么仍在负重前行。

    作为记录员,接班到岗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好“一查二看一打听”,这第一查啊,就是查交班本,审慎查清作业机组上一班的钻孔深度、待压灌孔段、孔斜、孔内事故情况等,以便部署一天的工作。对于一看而言,即是看设备,作为记录员,他们要判断各种设备的运转情况,理清各条管线的位置,不能让管路互相缠绕,应是层次分明,对号入座;二看需要看人员,交班工作刚一开始,就要看看每台地质钻的钻工情况,最重要的是看配浆工是否在岗,可以说,每一个坐在记录棚里面的优秀记录员,背后都有一个“任凭风吹日晒,我自岿然不动”的配浆工,配浆工是记录员最好的搭档,记录员的一个手势,一个肢体动作,各种浆液比级在搅拌槽里灵活变换,可谓是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四大环节的最后一个,是“打听”,这里可没有东家长,也没有西家短,更不是某某和某某复杂交织、同台献技的“贵圈真乱”,记录员的打听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戏谑,他们把全部的八卦心用在了技术质量程序上,他们会打听相邻勘察孔的岩心采取率,他们会打听昨晚的技术通知,他们会打听整个灌浆循环下来的浆液损耗,他们还会去打听灌后复压水的需要与否。岩心采取率是小区域局部地段的地质写照,技术通知关乎每道程序的合规性,浆损更是直接影响最终的效益,同时也是管理水平的体现,可能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前奏,但记录员之间从来都是不厌其烦,而不是埋怨工序复杂的婆婆妈妈。

    交过班后,正式工作开始,或接着握起压力盘,或跑出屋外拧钻杆,或早早着手准灌证,无论哪种,都透着一股认真劲。最熬人的是吃浆如同牛饮的孔段,倘若灌注纯水泥浆,变浆的过程尤为繁琐,即便你对0.5比级多么神往,可无法越级的限制似乎成了水泥间的鸿沟,终于等到了最浓的0.5级,最浓一级灌注不少于5小时的设计要求,实在是漫长得让人心塞。灌注粘土浆时,日子可能会好过很多,密度基本小波动,流量赛过心电图,当然,风平浪静的日子久了,哪怕没有狂风暴雨,阴雨绵绵还是会有的,进入到深孔时,二十几个气压下的粘土浆液可就不听话了。粘土颗粒有时没有水泥均匀,压力升起来,小颗粒在高压阀下乱窜,回浆管的共振蜂鸣声刺耳难耐,握着压力盘的手臂似乎都在颤抖。

    拧钻杆对记录员来说也是家常便饭,盘龙帷幕灌浆段长较长,有时候一个班下来也凑不够应灌的进尺,这时候记录员便摇身变成了钻工,塞垫叉,加钻杆,拉卷扬,轻车熟路,不会有半点拖拉。钻进结束,又是同样的工序,拿好提引器,直至拖出所有钻杆,为下一个班的压水灌浆做好准备,工序结束后,便要立马跑回工棚,填写本班的班报,对应不同的孔段,算好每一道工序的时间,一天下来的成果全部誊写在一张纸上。然后又到了交班的环节……如此反反复复,就是武宣盘龙灌浆记录员的一天。

    随着日历一天天地自觉翻篇,工程人本来就是随时准备创造尾声的作曲家,待到库区蓄平水位,两岸山花烂漫,早已背起行囊,再一次远走他乡,倘若水位上涨,盘龙矿区的巷道稳如泰山,别忘了,武宣防护建设“凌烟阁”的转角已经默默记住了你们的名字——灌浆记录员。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